殷棠。
/
予將書寄海棠殷紅
——忘記了結局的說書人。

关于

【安雷】捨我其誰1

*凹凸世界同人
*安迷修x雷獅
*ABO雙α設定
*其實不是很重要的背景是學園paro
*放飛自我系列
-

當卡米爾和同班的埃米宣布戀情時,全校都震驚了,並不是因為不匹配或是性別等等的問題,而是大家一度以為卡米爾會直接被他哥哥雷獅收入後……咳,直接在一起。

人類身體構造演變至今,所謂男女的性別之分也就只有判斷外表的作用,人們主要還是依靠生理性別及釋放的信息素來尋找伴侶,當然,近親通婚也不成什麼問題,這也是為什麼眾人會覺得雷獅兄弟倆的組合合情合理,更何況雷獅這人冷歸冷,對自家小弟可謂極其溺愛。

顯而易見的,雷獅是個α,不管是其良好的身體素質還是與生俱來的傲氣,臉蛋自不必提,更遑論那不必特別釋放便飄散...

Seasons of love.

*cp雜,昴北/翠千/零晃/獅心有
*短篇幅
*就是一些昏昏沉沉之際不知道在寫什麼的東西
*四季如詩
——————————————————————

•春日緋櫻 - 昴北

他一輩子不能忘卻那櫻花飛舞的場景,橘髮亂翹張揚散發朝氣,平時習慣了的嗓音唱起歌來每每帶給他驚奇,春風和煦然而他耀眼逼人,瞇起眼眸看不清,就連站在他身側也欲即刻蟄伏,天才的光采。

然而卻是這樣的人牽起他的手,站在觸手不及的高處領著他一同看向更遠的地方。
從此他看見了與他雙眼無異的天空。

他閉上眼,感受春天花草的芬芳,和泥土潮濕而新鮮的氣味,是嶄新的希望,那春櫻還在飄落,染了頰邊緋紅。

•夏夜煙花 - 翠千

黑夜中的容顏是看不分...

【安雷】Invention.

*安雷
*現paro
*短篇幅
*BGM:Shape of you - Ed Sheeran
——————————————————

Say boy let's not talk too much.
Grab on my waist and put that body on me.
Come on now follow my lead.
Come come on now follow my lead.

  安迷修不討厭酒吧這樣的地方,畢竟比起獨自喝著悶酒,人群隨著音樂搖擺的氛圍更給人一種醉生夢死之感,燈光昏暗,形形色色的男女狂歡其中卻是看不清,眼裡朦朧、醺然至樂,酒精揮發、脫離人間;然而當踏進此處震耳欲聾...

【獅心】光行

*獅心雙向無差
*涉及追憶4劇情慎入
*我流贅字描述閱讀注意
*獅心一周年又一天快樂!(。
-

  他在奔跑。至少擺動著的雙腳和急促的呼吸是這個樣子,腳踩每一步的實感和望見的虛無實在違和,他發現停不下來,處在一個巨大的、漆黑的、深不見底的空間,四周還有些許星芒閃爍。

  好像宇宙啊。

  他這麼想著,不由得想到若是那個笨蛋在這個場景一定會哈哈大笑嚷嚷著靈感噴湧,然後不管不顧地開始作曲。

  若是如此必定是一種浪費,他是記不住的,在這個什麼都沒有的空間也沒辦法幫他紀錄。

  好像跑了很久,他不覺得疲倦,頻繁地換氣好似必須,卻沒瓜分他任何一點力氣,他在作夢吧?清醒夢?可他雖然意識清楚卻真的不確定...

【all杏all】齒輪︳上

*大概是夢之咲眾人畢業後話
*因為要把全部團體寫進去所以分個上下兩篇#
*略乙女向
*有日服新角和台服未出角色,閱讀注意
-

  睹物思人。

  若是這句話通用所有情況,那麼杏大概隨時隨地都在回憶。

  相比起她那精彩而忙碌的學生時代,她現在實在過於空閒,時間的行進依舊,只是少了那些叫喚她的聲音。

  那些聲音有的低沉,有的高亢;有的柔和,有的冷硬;有的溫潤隨和,有的傲氣逼人,共同的大概是在舞臺上皆會化為令人沉醉的美妙樂音。

  他們是圍著她運轉的,而她亦是,就如齒輪的相依。

  杏出門前從信箱收了封信,看到是海外寄來的她就大約知道是誰了,三毛縞斑的熱情沒有因為書寫成文字而減損半分,爽朗笑...

【雙黑】初識故人


#0429中原中也誕生祭2017紀念
-

  中原中也想,他隔壁的鄰居一定是個惡魔。

  飲著濃醇咖啡的早晨,在三樓的床邊居高臨下他看著他一如既往地嘗試著自殺,像鬧劇一般每天準時上演,然後被制止時露出的不滿神情在同一時刻簽到。

  有時他會像心血來潮似的朝鄰居揮揮手,再刻意於對上他眼神時露出嫌惡的表情。

  中原中也是名家教,他寄住在僱主家中的小閣樓,每天用完早點後便翻開課本履行工作。

  喧鬧而寧靜的小鎮,小販的吆喝聲、行車的馬蹄滾輪聲、孩童嬉笑打鬧聲,帶有某種不死板的規律,這並不會干擾中原中也的授課,他的學生也在為了繼承家業認真向上。

  而那位鄰居的存在就是為了破壞這祥和。...

【獅心組】Faith and trust.

  低音的連續重擊,恍若大炮對堡壘一步步的攻陷;指躍高音鍵的飛舞如泣如訴,是勝利女神憐憫的珠淚。

  「啊哈哈——我果然是天才吧!又一首世界名曲誕生了!」

  「那也得要這些內容能夠好好的記下來,都說了不要隨意亂塗在牆壁啊,笨蛋國王。」

  少年銀灰色的的頭髮熠熠,撿起散落的樂譜手稿嘆了口氣,而後拿出手機將沒抄錄在紙張上的創作拍下,水晶似的藍瞳注目在音符上,本能似地、不自覺哼了起來。

  起承轉合、高低跌宕,彷彿訴說著一個遙遠的傳說,悅耳的樂音使兩人都不自覺露出笑容,他停下了筆而他勾起了唇角。

  「セナ,喜歡嗎?」

  「哼,走了。」

  他想起他也曾是一個五音不全的外行人,如...

【環壯】Miss you.

忙裡偷閒的混更,咩奏日快樂✨

-
  這是一個如往常一般的夜晚。

  他拖著疲憊的身軀自工作回來後還要在和泉一織的監督下完成作業,之後還順便接受了小考補習,不過過程中一直打著瞌睡,對方無奈只好揮揮手放他去休息。

  他才褪下制服隨手抓了件上衣短褲進浴室,打開花灑淋遍全身的水珠又喚回了一點精神,明明已有睡意了,這樣好麻煩,他這麼想。

  踏出浴室時屋子除了跟他一起因為明日還要上課而提前回來的和泉一織外還是沒有任何人回來,洗完澡有些口乾的他在冰箱尋覓,最後還是拿了一盒國王布丁出來。

  一盒兩盒三盒,堆積的空盒暗示著待會兒又免不了一頓罵,但他真的受不了,太靜了,晚上九點多,外頭沒什麼噪音,...

致同人作者:请尊重你笔下的人物

灯说:

抱歉,tag已删,并非是要指点江山,只是要说两句我的心里话,作为读者也作为作者。不只针对启红圈。


今天刚刷完被某些人捧为启红圈镇圈神作的《典狱司》,实在是心情复杂,又觉得非常可悲。我直说,这篇文我根本看不下去,无论是人设还是逻辑方面,都是有很大问题的,把张启山和二月红的名字替换掉,随随便便换成一个谁的名字,你还能看出这是一篇启红文吗?就连吃原耽我也不会看这种题材的文,xing虐,强制xi毒,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会对一个人造成极强的伤害,这叫爱吗?不论是什么原因,都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来诠释“爱”,或者说,无论爱的有多深,都不能以此来推诿所犯下的这种种罪行。之前我还在...

關於文手和繪手的一些mur mur

突然的感觸也發過臉書了,不過沒tag估計也沒什麼人看得到。

其實如果都有實力的話繪手還是比文手吃香。
之前忘記是文手版還是哪裡也有看到在吵這個,那時候覺得不一定的人的論點大概都是,圖可能看過就忘,好的文字可以讓人一直記著。
不過在看推特的時候我就想:今天拿同人圈舉例好了,如果是圖的話只要圖像出來就可以表達故事,文字其實算是輔助,印在腦海的記憶也比較深,最重要的是——比較方便國際交流。

相對同人文來說,除非真的寫的非常之好讓人忘不了,不然曝光率也相對少很多,而且只能接觸到同語言的同好,當然,還是可以作翻譯,不過有些劇情梗可能要原本的語言才能讓人會心一笑,翻譯後沒辦法完整呈現,看看一些翻譯文章或電...

1/3

© 云夏祭秋 | Powered by LOFTER